本初子五线

开心

【暴毒/沙雕向】二二二二二五仔!①

  暴乱X毒液(brother校园日常设定)

       卡尔顿X埃迪

  


  


  “嘿!哥哥”闹哄哄的班级一瞬间安静下来,毒液从后门绕出教室,拉住他严肃的哥哥,闪耀着眼睛和他讨论关于新交朋友的一切,暴乱当然知道是谁,那个抢走自己宝贝的野男人,暴乱单方面的认为。


  


  “下午的课不要再翘了,至少别在卡尔顿面前。”暴乱揉了一把还在喋喋不休的毒液,拉下他皱起的衬衫。


  


  “今天下午不是你巡逻吗?”暴乱在对方探究的目光中转了转头。


  


  “有事。”只留下一句短暂的回答,暴乱便匆匆离开了,毒液仿佛听见背后班级里的一片叹息声。


  


  “我说毒液,你真的......感觉不到那股毁天灭地的气势?”


  


  “(看智障的表情)”


  


  


  


  


  


  


  


  “老哥老哥起床了”


  “等等等等再睡会”埃迪不知一次吐槽过这个暗号,用一天中说过次数最多的话来作为暗号,为了适应某人还一定要七个字。


  


  “嘿你知道吗,我不希望某一天这几个字从律诗片段变成绝句片段,所以你懂的”


  


  “欧...老天,他为什么老是针对我”


  


  “这点上我和你是一样的,卡尔顿也总是...顺带一提,今天下午是卡尔顿巡逻”


  


  “嗯...可能我下午要失陪了”




  “啧”这场谈话最终以毒液愤愤的关门声结束。


  


  第三个隔间的同学“???”。

【暴毒/轻(沙)松(雕)向】强“毒”所难♂

  暴乱X毒液(巨多个人想法,深夜割腿肉嘛,凑合凑合垫垫饥)



        “遵从指令!毒液!”没由来的怒火让毒液瞪大了眼睛,用一种难以置信的目光审视着暴乱。


  “你不能一个人去!绝对!”两团液体在各自的隔离舱体内交流,愚蠢的人类并没有发现暴乱和毒液的交流方式,放心又大胆地把他们储存起来。

  

  “相信我”暴乱似乎不打算和他过多争执,身为领袖他要做的太多了,而现在他需要赶在飞船进入大气层之前操控住一切,一场惊险的意外,只有一名宇航员幸存...和他们用生命换来的外星客人。毒液此时被晾在一旁。


  隔离舱破碎的声响很快吸引了人,附身不过是一霎的时间。


  “你欠我两个道歉,自大狂!”毒液气愤地撞击仓壁,对于暴乱命令的口气感到极度不满,可惜对方早已离开

 

  “我需要一个宿主,强壮的宿主,最好能暴揍暴乱的那种”直到毒液看到埃迪之前这个想法几乎涨破他小小的糊状身体。

  

  但可惜领袖的目光敏锐尖利,埃迪和毒液联手也难以抵抗他和他宿主的攻势。


  “你为什么!总是!要!占我上风!”


       “遵从指令!loser!!”


     “你个碎陨石的!”毒液被困在暴乱的液态身体里,共生体的特质毫无保留地把loser所有的想法反馈给了他。


        “...”头疼,用人类的身体构造来解释,那就是头疼,他早应该换位思考一下这个仿佛还是幼生体的毒液。


        “你能不能成熟点...”考虑不到熊孩子的感受算不算领袖的失职。暴乱想起卡尔顿曾经对待孩子们的方式默默给自己记了一笔。如果暴乱早知道毒液冲出来阻拦自己只是单纯在找存在感,如果暴乱早都知道这个蠢货仅仅是因为地位问题便把自己推到这种难堪境地,优秀的领袖突然不知道该笑该哭。


  “听话,我的共生体”这已经是宿主脑海里搜寻结合出的最柔和的话了...某方面来想真是恶趣味,毒液似乎没想到刚刚还在暴怒的领袖会有闲心来哄自己,没有回应他的话。


        当他舒了口气,以为一切都结束的时候。



“我不”

“???”



几个月后,恢复完全的暴乱站在埃迪的公寓下,用卡尔顿的身体和埃迪挤在了同一间出租屋。





“因为打不过才拒绝的?”

“......没有!”

“我们现在回不去了”

“那就待这,陨石会有新领袖的”


今天的毒液也在说不负责任的话。

*字丑

*分镜动作丑

*意识流


【字真的很丑

【柒七】之前看到的沙雕笑话,感觉这两个人超配

*ooc警

*意识流有

*文风扭曲还在成型的马拉松大道上

*极短,当笑话看吧

以下





柒匆匆赶进电梯,披散着杂乱头发看起来颇为狼狈。




“叮——”电梯停顿两下,随后慢慢张开走进一个绑着高马尾带着墨镜的奇怪男子,柒低着头,用刘海遮住脸部,不希望有人看见,惹出小麻烦。




对方站在楼层按钮前半天,随后伸出颤抖不已的手,戳了半天都没停下,还把柒要去的楼层戳掉了。




“你去边?”


(你去哪?)




柒头疼地上前又点亮了自己的楼层,转头却发现奇怪男子缩在角落,两条腿抖得像筛子一样,双手捂着脸语速极快地大吼道“你不要过来啊!我大保健发廊高级理发师这辈子没做坏事没踩一花一草你走开啊——!!”




“你睇得到我,(你看得到我?)”柒一脸怪异地看着那个发抖的人。




“鬼大哥我也不是故意去看你的啊!对不起啦!放过我吧!”伍六七两眼一闭装作一副什么都没看见的样子,可惜隔着墨镜对方并不能看到。




“你系咪弱智”柒带上帽子走出电梯,宁可爬楼梯也不想和这个弱智呆一块。





【宣群】语c群宣

群号732214261
↑这里有我私心绿纹的原因捏哈哈
小可爱们来玩玩啊,如果是白的话...介意先百度一下~

【杰佣】与不同杰克的同眠之夜

*对于不同皮的杰克的个⃣人⃣感觉
*纯⃣属⃣瞎⃣扯⃣
*非⃣人⃣外⃣
*杰克集⃣体⃣ooc,罪魁祸首是我,耶~
*非⃣修⃣罗⃣场⃣,奈布们不⃣同⃣款⃣,但ooc是同⃣款⃣的,罪魁祸首也是我~






亮铜爵
如同落叶一般颜色也如落叶一般无私的人,自然而然地把床让给了奈布,自己出去睡,虽然很想留下对方,但总感觉自己玷污了对方的好意一般,于是便放弃了,渐渐地走入了属于秋天的梦。







咖啡爵
奈布最初以为他会像咖啡一样苦涩,却没想到对方比起咖啡倒是更像咖啡伴侣,总是沉默着扮演着可靠的角色,就连客房也总是清理,没有闲置。奈布躺在床上,想到隔壁便是他,于是安心地闭了眼。







冷面大副
骄傲和优秀是奈布对他的评价,当然奈布也知道当他屈尊于别人时承担得不止是不满更多的是羞愤。这么优秀的人一定不会甘心屈尊于别人。奈布一直这么想,直到今晚,他侧着头,对着兜帽少年说,如果是你的话,姑且可以接受。便转过了头走到甲板值班,把床让给了奈布。“船员的吊床不常洗,不能对外献丑”这是他的理由。






蝠鲼大副
他性格恶劣,张扬不失优雅,就像弹簧一般伸缩自如,常常让奈布气的无话可说,转而又被哄了回来,就像个没有自尊心的玩具,于是今天 奈布毫无疑问地表明宁可睡甲板也不和他睡,令人意外的,他沉思了一会,无言地走了出去,只留下一句,好梦。奈布皱了皱眉,不清楚他到底在想什么,倒头便打算睡觉却怎么辗转都难以入眠,刚极度不爽地小声嘟囔了一句,门外便突然传来声音,“我在呢”突然不知道说什么好的奈布便纠结着迷迷糊糊睡着了。







绯鹗
奈布不止一次吐槽过对方的衣服,即使人再这么好看穿着这套衣服的时候都让人觉得违和,唯一能够正视对方的时候也就只有晚上睡前了。






雾鹗
一身黑色系常让奈布想起庄园里的乌鸦,于是也总是会想象一人一鸟无聊互相啰嗦吵闹的场面,但现实的对方只是一个冷漠的不常说话的人。于是当奈布讨论起晚上怎么办时,他抿了抿唇开口说完,“客房收拾一下还能住,你先睡我房间吧”,时奈布还在掰着指头数对方一口气说了多少个字。






原皮
赖着老脸抱着奈布睡了一晚。


奈布:你被淘汰了,下一个。





浅叶爵
他的颜色总是让奈布感到不舒服,不同于新叶的翠绿和生机勃勃,他的颜色更偏向于陈旧的叶子,于是本着关爱老人的心理,奈布经常打地铺。
浅叶爵:什...???






玫瑰爵
香...很香...就像对方玫瑰一般的主色调,就连他周身的气味也如玫瑰一般霸道,浓郁的,丝毫不带一点反转余地。奈布捏了捏有些嗅觉迟钝的鼻子,默默又把对方赶了出去。




理发师
因为他身为一个理发师,有些洁癖是可以理解,但经常深夜来帮奈布整理睡容就有些..过头了,而战场退役的雇佣兵也经常因为这事而彻夜难眠,在奈布说过这事后,理发师晚上再也没来过,而是在隔天刷牙的时候,哼着歌帮对方整理发型。
奈布:放下卷发棒。






白纹大触
这个乍一看便会让人脑海中浮现两个字“绅士”的人,其实也有不为人知的一面,而这一面恐怕除了奈布,其他知道的人都已经被灭口了,至于是什么样的一面......保命要紧,对吗?





金纹大触
奈布其实有过偷偷趁对方睡着而“拿”走一些对方的身体组织出去检验过,但隔天便会扶着腰向庄园主请假,据金纹本人解释,“以物易物~”。




绿纹大触
每当谈起绿纹,奈布便会挠挠脸,不自然地笑了起来,接着说起了对方的好,譬如对方会在深夜帮自己掩被角,或者在自己陷入过去无法清醒的时候坐在一旁理着自己汗湿的头发,他会做饭,承包家务活,很温柔不多话,有时候特别护短,据说有一次差点和对奈布进行放血死的那只裘克吵起来,吵架对好脾气几乎不生气的绿纹来说,几乎是不可能的。奈布有时候真的在想,这样的人真的很值得托付一生......但,这里是欧利蒂丝庄园啊,这里是...逃脱不了的...屠宰场。

















私心当然是
给我第一感觉
就是
温油油的绿纹,液耶耶✌🏻~

@ 超级傲娇强势的小奈布 的半猫化

“这东西怎么拿不下来!”雇佣兵郁闷得扯着腰上的猫尾。


“游戏要开了,要不就带着吧...”幸运儿眼神一闪,突然想到什么一般眨了眨眼睛。


“话是这么说!可你为什么不帮.....”剩下的话被破碎的玻璃声掩盖。

奈布在一阵熟悉的眩晕后睁开了眼,异于平常的持续眩晕让他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什...有人在...吗”佣兵想捂着脑袋,却在触及一团毛茸茸之后闪电般缩回了手。

 

“胡子先生?”奈布突然想起之前这只橘猫趴在自己头上结果压坏自己脖子最后被杰克暂时收养的事。

 

在眩晕感不那么强烈后,奈布重新站了起来去找队友,他并不知道自己的头上是什么,也没有太重,有的只是痒而已,这种事情也不好意思麻烦女性,只好去找幸运儿了。

 

“砰砰——”突如其来的心跳声勒住了佣兵的脖子,有些气息不稳地向四周张望,强制冷静让他的额头逐渐渗出细密的汗,雾气黏在那上面的感觉并不会让人感到舒适,此时正在专注于找废墟的佣兵没有注意到在身后逐渐靠近的黑影。

 

“大意了,我的小先生。”锋利的刀刃划开水雾划开了雇佣兵的后背。

 

“哇啊啊啊——!”奈布被大力抡飞了出去,还不忘对着那个罪魁祸首比个中指。

 

“你什么毛病!”奈布跪坐在地上准备把因惯性而掉下的帽子重新戴上,刚抬手便看见对面的杰克以一种“n¥@……*@H”的眼神看向自己。

 

“干什么,我难到头上长花了?”佣兵有些慌张地发现对方并没有开玩笑。

 

“我觉得您应该自己看”说着便走到雇佣兵面前把刀刃侧过来对着对方。

 

“什...?”刀刃里的奈布头上虽然并没有出现花,但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一对毛茸茸的猫耳朵竖在头上,他还没来得及冷静一下,便被打横抱起。

 

“对不起,我的小先生,您实在是太可爱了。”杰克把对方抱得更靠近自己一些,好让自己能够碰到对方的耳朵。

 

“介意我蹭一下吗?”奈布看着对方一脸兴奋却还在等自己回答的样子,居然会觉得要是自己拒绝了,他也肯定不会强迫。一种奇异的感觉促使他点了点头“只许一下。”

 

“谢谢”随之而来的痒让奈布忍不住偏过了头,“是我让您不舒服了?那作为补偿我送您去修机吧。”佣兵仿佛在杰克身边看到了飘散的小花,突然对这个喜爱偷偷摸摸的监管者不是那么讨厌了。

 

你们雾都怪人都这么......奇怪的?奈布撇撇嘴摇着猫尾跑出了大门,还不忘朝对方比了个“ok”的手势


回回回归了~babyyyy~

100fo点文,截止到今天中午12点,点多少写多少(短篇)
仅限→杰佣orall佣(因为不了解其他cp嘿嘿嘿(*`▽´*))

1313

100fo更新和正常更新等我过了期末考(*ˊᗜˋ*)/~❤️